栏目导航
欲钱诗猜一生肖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欲钱诗猜一生肖 >
转角遇到黑产羊毛党商业银行如何反欺诈?
发布日期:2019-12-24 15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们常说的薅羊毛指以年轻人为主的群体,积极参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及各类商家开展的一些优惠活动的行为。他们长期游走于各大银行、电商、O2O平台,发现目标随即奔走相告,互相传播,江湖人称“羊毛党”。

  虽然“薅羊毛”的行为已渗透到各个领域,比如打车出行、外卖点餐、网购电商等等,但在很长时间里,银行特别是围绕信用卡的各类优惠活动,仍是“羊毛党”的关注重点。

  “史上最全信用卡羊毛攻略”、“资深信用卡用户薅羊毛之道”、“信用卡积分妙用”、“百万羊毛出没”、“只有20块怎么住万豪”、“帮我点赞/砍两刀”、“男朋友爱薅羊毛要不要分手”(小编瞎掰的,但差不多类似)等等攻略和话题,在网上比比皆是。所谓羊毛薅得好,房子买得早,卡片用得溜,馆子不将就。

  对于普通羊毛党的“占便宜”行为,银行并不排斥甚至可以说欢迎。带动消费,促成交易,利国利民啊!奔走相告、互相点赞的人儿,那是自来水、是粉丝、是行走的广告牌啊!他们和在小区里分享朋友圈得脸盆的叔叔阿姨没有本质的区别,都是最可爱的人。

  然而,总有妖精想要打破美好“黑产羊毛党”。他们团伙作案分工明确,通过各种技术手段薅尽一切。一方面,他们霸占了正常消费者名额,另一方面,造成了银行巨大的损失。

  今年4月,一份山东省莱阳市人民法院作出的刑事判决书引发广泛关注。五名年龄在22-32岁的被告,有些还是刚毕业的学生,共同成立了个“薅羊毛”公司。

  判决书显示,被告人张彬于2017年12月份,从汤能(另案处理)处购买公民个人身份信息,并利用这些信息在“上行快线”注册银行卡号。在明知另一个被告人孙鹏飞用于犯罪时,仍将其中约700条信息销售给被告人孙鹏飞,从中获利一万余元。

  孙鹏飞非法获取上述信息后,从2017年10月开始在莱阳市一处租赁房屋内架设局域网、布设电脑,并先后招聘被告人叶建材、朱军伟、陈怡君等人作为员工,提供在网络上购买的公民信息。并让叶建材、朱军伟、陈怡君等人用自己及亲友的身份信息办理银行卡后,由他们利用上述信息直接或利用生成虚假信息后在招商银行“掌上生活”APP注册后骗取积分,兑换礼品后对外销售获利。

  他们分工明确,朱军伟负责发放公民信息资料;叶建材负责联系电话卡商提供手机号和验证码;陈怡君负责统计各员工兑换的礼品及发放工资。

  至案发时,孙鹏飞等被告人共计兑换爱奇艺视频会员月卡10269个、罗技无线个、善珍470元父母双人体检套餐6个、星巴克中杯调制饮品券701个、1G全国通用流量券55个、500M全国通用流量券101个、200M全国通用流量券240个、优酷视频会员月卡1612个、1元吃鸡辣翅+小薯组合兑换券189个等等商品或服务。

  经鉴定后,涉案的爱奇艺会员月卡共计价值人民币12万余元,罗技无线名被告或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,或因诈骗罪,或兼而有之,均得到不同惩罚。

  对于“黑产羊毛党”来说,手机号是作案的基础,因为多数商家平台的活动都需要手机号进行实名注册参与。于是出现了手机号贩子,他们手中持有大量的手机卡,这些卡一般都是0月租或费用十分低廉。羊毛党批量拿到手机卡后,配合猫池(可同时接受多个用户拨号连接的设备)使用,即可方便的进行接收短信等工作。

  因此,黑卡(手机卡)也有“黑产原油”之称。虽然这很大程度赖以运营商方面的监管,但对银行来说也要做好应对措施。

  由北京移动金融产业联盟、移动支付网联合主办的2019第四届中国移动金融安全大会将于11月5日在深圳召开,主办方邀请平安银行信用卡中心反欺诈专家冀鑫,以《移动互联网业态下信用卡风控策略》作主题演讲。他将从移动互联网当前业态入手,分享当前大数据移动互联网情境下欺诈案例,以及平安银行风险管控策略。

  冀鑫,从2008年从事信用卡反欺诈研究工作,积累了丰富的信用卡反欺诈经验,对于身份及交易欺诈变化趋势、挖掘关联风险、调整部署风险策略以预防损失有较深研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