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藏宝阁猜诗生肖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藏宝阁猜诗生肖 >
郭德纲徒弟再陷抄袭门这次抄到交恶同行头上对方怒呛:拷贝式抄袭
发布日期:2020-05-21 12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郭德纲徒弟再陷抄袭门,这次抄到交恶同行头上,对方怒呛:拷贝式抄袭?

  提起张番和刘铨淼这对天津相声演员,或许网友并不熟悉,因为人们更愿意称他们为张鹤擎、刘鹤安。

  尽管张鹤擎刘鹤安曾登上过除夕春晚的舞台,获得过相声大赛一等奖的殊荣,但2018年以前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们, 连混个脸熟都算不上,真正让观众了解并熟知他们,还是在2018年那档郭德纲坐镇的相声竞演真人秀《相声有新人》中。

  郭德纲是个爱才之人,张鹤擎刘鹤安在《相声有新人》中凭借突出表现闯入全国四强后,这对曲艺学校毕业、无师承无门户的相声演员,让老郭动了恻隐之心,于是,当场收入门下,亲授艺名并许诺其丰厚酬劳。

  张刘二位拿过相声大赛一等奖,实力媲美德云三宝不在话下,属于“开疆裂土”的干将,于是,一进社后就跟着“名角儿”参加大型商演,如今发展得顺风顺水。

  不过,近日哥俩儿因“捋活”争议,站上曲艺界舆论的风口浪尖。偏偏他们抄袭的对象也是《相声有新人》选手,对方还曾与老郭一度闹得很不愉快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。日前,某知名曲艺博主很细致地整理了一份2017年度热门相声榜单,其中,张鹤擎和刘鹤安的相声《相亲奇遇记》有幸入选,这也算他们当年的扛鼎之作。

  孰料榜单公布后,平白生出事端来。相声演员陈溯转发并评论道“抄袭我的作品也上榜,未免有点……”

  随后,上述博主立即开展核查工作,经对比后才发现,张鹤擎刘鹤安确实存在“捋活”的问题,无论从剧情乃至于炸场包袱,都是照搬陈溯的原创相声。

  既然张鹤擎刘鹤安有抄袭原罪, 且不是少量借用包袱,那么这段受到青睐的相声当然是自带污点的状态,不应该上榜。

  博主也很明事理,火速发文道歉“对陈老师造成的困扰深表歉意”,并感慨“无意间掀出一桩旧案,却也是当下相声界的真实生态。”

  稍后,博主又发长文忆述了当时选张鹤擎刘鹤安这段相声上榜的因由,并再次道歉“当年我曾亲眼见证创作者与表演者沪上相聚,之后不久就演了这段作品,以为是打过招呼,谁知闹出乌龙,对当事人造成的困扰深表歉意。” 或许博主也认为若张鹤擎刘鹤安上榜,这是在鼓励抄袭,原创恐将变成奢侈品,目前,榜单数据也已被删除。

  张云雷杨九郎去年参加节目时,说过的小包袱“我唱歌从来不跑调”,那个原创是李菁徒弟的,当时热议发酵后一度登上报纸头条。

  张鹤伦参加《喜剧人》表演的相声《追梦人》 播出之后,也有知名大V发文怒呛其原封不动照搬2017年《脱口秀大会》中王勉和Rock的表演。

  上面两个例子都是典型的“捋叶子”,白话说就是借鉴了一个或少量包袱,尽管一定意义上构成了抄袭行为,但单纯为凑笑料倒也能够理解。

  记得郭德纲早年间也犯过明显的“捋叶子”的情况,他最后真诚道歉了,而且基本上再没有出过这样的争议。

  不过,张鹤擎和刘鹤安的情况有些不同,他们的做法被行内人称为“捋活”,即把人家辛辛苦苦创作的整块活拿过来自己用。这放在旧社会是相声行业大忌,因为相声人精打细磨一块好活不容易,指着吃饭养家糊口呢,你这么干等于不给人留饭口。

  陈溯和搭档金岩也是《相声有新人》的十强选手,当初他们离决赛一步之遥之际,郭德纲指出他们相声中的一点问题,并笑称他俩满脑子的官司,遭到陈溯不以为然反击“我也是有羽毛的人,站在台上被人说三道四,不那么好受。”金岩则表示更在乎观众的反馈,让老郭吃了个闭门羹。同时,他们也遭到网友痛批目中无人、妄自尊大。

  此后,金岩就不止一次在社交网表达对老郭的不满,与他们同社团的《相声有新人》选手马春然更因此成了资深“纲黑”。

  张鹤擎抄袭门曝光后,从陈溯的发文来看,他对张鹤擎和刘鹤安应该没有穷追猛打之意,这一点倒充分彰显出他的大度和宽容之心。

  截至发文,德云社方面及张鹤擎刘鹤安本人均无任何回应。如此看来,风波仍处在胶着状态,值得持续追踪和关注。

  当然,也有网友对此提出不同看法,认为今非昔比了,这么多年了郭德纲老师的包袱全网都在疯传,各种场所说过的人太多了,单就前不久全网学孟鹤堂“盘他”又如何界定抄袭呢?“作为相声演员有功夫发微博,走歪路蹭热度,不如好好钻研业务,为什么人家是名角儿,你啥都不是?”

  不过个人认为,无论什么行业,尊重原创作者,都是行业良性发展的必要前提,攻击原创作者没多大道理,如果一定要借鉴段子,能署名的署名,该付费的付费,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。